本文地址:http://www.mwymr.com.cn/2018-04/27/content_40308522.htm
文章摘要:中外学者对话“西江千户苗寨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昼耕夜诵塑料袋枝分叶散,李贺最迷人闭门扫轨。

主办单位:

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博物馆文化专业委员会

中央民族大学多元文化研究所

时间:4月20日

地点:中央民族大学文华楼西区904

主持人:潘守永教授

外方学者: 


Luisa Schein(路易莎), Rutgers University人类学系/妇女与性别研究系副教授


Morgan Perkins(溥摩根), SUNY-Potsdam人类学系/艺术系副教授


中方学者嘉宾:


韦荣慧,中国民族博物馆原副馆长,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博专委主任


潘守永,中央民族大学教授


石茂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宋武,贵州西江千户苗寨村民,西江千户苗寨文化旅游公司总经理


吕保利,中国扶贫志愿者协会副秘书长,博专委志愿者部主任


胡良友,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博专委副秘书长



对话会前,来自贵州西江当地的芦笙演奏,将与会学者嘉宾带到千里之外的西江千户苗寨。


一、西江文化的核心(分享记忆?探讨当下)


潘守永(主持人):路易莎算是回娘家了。这是路易莎在西江千户苗寨的田野调查为基础撰写的一部人类学著作《少数的法则:中国文化政治里的苗族和女性》(Minority Rules: The Miao and the Feminine in China's Cultural Politics, Durham: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00)。这本中国人类学的入门书(中国民族志)参考书目第三本文献作者就是路易莎。

我与西江的关系是什么?我是将林耀华先生之《贵州苗蛮》从英文翻译成中文的人;我因与韦荣慧馆长的相识而与西江结缘,与韦馆长接触的第一件事就是在西江设立中国民族博物馆西江苗寨分馆。韦馆长说“西江苗寨是我们其他地方的苗族人心中的巴黎和纽约”,这句话令我印象深刻;王军杰的这篇关于西江的硕士论文是我和韦馆长共同指导的。在西江发展的过程中,当时北京有个设计院,开发方案中设计了与西江民族文化不协调的洗浴中心和酒吧一条街,被韦馆坚决否定!韦馆长带着我们梳理出西江苗寨三大宝,把吊脚楼、刺绣、银饰作为发展旅游业的优势资源。期间经历了3任县领导班子,能有今天的发展成就,很了不起!


宋  武:感谢各位专家对西江苗寨过去、现在与未来发展,持续的关心和关注。西江千户苗寨,到贵阳机场180公里,到凯里机场80公里,交通比较方便。80年代有1200多户,现在有1432户,近6000村民,苗族人口占总人口的99.5%,是世界最大的苗族聚落。有国家级非遗吊脚楼营造技艺,鼓藏节、芦笙舞等。2008年旅游开发之前,主要是传统农耕,95%的青壮年外出打工,现在95%的外出人员回来了,没回来的5%在外有自己的产业。西江千户苗寨是4A景区,门票收入的18%作为文物保护费,回馈给村民,去年就有3000万元发给村民。最高的补贴可以拿到6万元。目前有农家乐300多家,老百姓的人均收入从2005年的人均不足千元,到2017年人均1.8万元。西江苗寨还是一个露天博物馆,家庭博物馆有12家,有文化的展示展演,去年有750万游客,带动了经济发展和文化保护,体现了乡村振兴战略。


Morgan Perkins(溥摩根)

  我没去过(西江),我的研究领域是博物馆人类学、艺术人类学。我有几个问题。潜意识中为本次对话之最终分享/回馈/和谐之西江特质内核奠定了基调。一是当地传统的物质文化与非物质文化如何与当代前卫实验性艺术相处;二是博物馆建立后的文化展演空间,以及当地与中国其他地方及海外的文化交流,当地苗族艺术工作者同非苗族艺术工作者的互动等,对西江千户苗寨产生了何种影响?


韦荣慧:我们去年年底在西江做了近50天的实地田野调查,发现西江民族文化资源在开发利用中,地方政府联合西江原住民把房子保留维护得很好,虽然有的村寨吊脚楼已经变成砖房,但西江规定新建吊脚楼的保持11.6米高度,保护很有力度;西江人也意识到不保护好自己的房子不行。西江的传统银饰艺术在与现代艺术的结合得到发展,比如银匠李光雄开了7家银饰连锁店。西江苗族文化曾经去过巴黎、西班牙、日本、新加坡、意大利、美国的纽约、华盛顿、马里兰等国家和地区文化交流,所到之处都受到很高的评价。特别是2011年,在马里兰的交流中,有400个当地学生同时向台上的苗族演员互动学习吹芦笙,场面很感动。同时也增强了苗族演员的文化自信与文化自觉。


 潘守永(主持人):去年博专委与“时尚?北京”合作,主办了雷山县与丹寨县的苗族服饰展演,民族服饰与时尚元素结合;今年是综合性展示,主办了民族时尚馆。西江旅游公司带着西江传统元素与时尚结合的产品在北京展览馆销售,很受观众喜欢。


 韦荣慧:我大学毕业后于中央民族大学工作之时认识Louisa Schein(路易莎)。1982年Louisa Schein(路易莎)刚大学毕业来中国,排列五开奖公告:到中央民族学院学习。她也是第一个住到西江苗寨的外国学者,1988年,她到西江住了一年,进行田野调查,跟我们许多苗族交朋友,我们也是她的访谈对象,她做研究很执着。

随着时间的沉淀,我同Louisa Schein(路易莎)成为无所不谈之“姐妹”,亦或Louisa Schein自己所称的“双胞胎姐妹”,我们共同关注西江千户苗寨,关心当地发展变化,为当地未来建言献策、倾其所能。


Luisa Schein(路易莎):1988年,我是整个黔东南第一个外国人,住在(西江)老百姓家里,(政府)同意我与本地人交流,不要与外地人交流。(当时西江苗寨)小车很少见,每天有两班车,这里是班车终点站。从贵阳坐4个小时的车到县城,县城到西江还要两个小时,下雪时进不去(西江苗寨)。住苗寨有时没有水,经常停电,没法洗澡,最长一次3个星期没法洗澡。(指着图片)这里是小学、芦笙场、雷公山。我会走路翻山去周围的寨子,出寨子需要省里同意。

西江是我的第二故乡,在西江有亲切的感觉。我1988年之后回家写硕士论文,生第一个孩子。1988-1993年没有什么发展,什么都没有变。6年前回去过一次。现在是全国发达的旅游景区。

(博士毕业后,Louisa Schein开启了她的苗族妇女课题研究)苗族妇女到外面去,有三种途径:打工、表演文化、嫁到外面去。我调研过上海、浙江的外嫁苗族妇女,来反对偏见、误会,那些认为苗族妇女是落后的,发展不起来的偏见。告知世人有很多优秀的苗族妇女,全世界苗族妇女很能干。发展不仅是经济发展,同样是文化发展、社会发展。


石茂明:田野民族志研究对象之匿名化处理,于当今讯息传播之快情境,如何建构与研究对象的良性关系值得深入考量;少数民族的研究,人类学家与研究对象达成一个理解很重要。她(Louisa Schein)每次来北京,都要叫我联系一下在京工作的几位苗族老师,她很专心与这几个人的关系,很重视旧情,就像老朋友一样,把研究对象朋友化了,她很惦记这些人,她对研究对象有感情,资助过西江的孩子。她与研究对象有很好的良性互动。但西方人的行为和处事特点,相互间也会有不理解。

(对于民族传统文化)我们会期待她没变,西江5年没变,她(Louisa Schein)感到很遗憾,希望这地方发展变化。必须要变,但要看怎么变,是传统基础上的变化,不变是不可能的。当地旅游发展公司、当地苗族人民、政府和专家学者四双眼睛,如何同心协力、共商未来,需要合力相助、平等发声;学者往往批评少数民族的变化,朝哪个方向变的问题,有不同的看法,外来游客,知识分子、精英对少数民族村落的看法不一样,本地人的声音很重要。

西江为什么会形成这么大一个聚落?当然与苗族居住习俗和各家族之间的凝聚力有关。由一个村落发展为一个镇,到全国聚焦的超大规模村寨。西江对现在雷山、黔东南来说是一个经济中心,周边人去西江打工,有经济中心的作用,潜力还有很大。

Louisa Schein苗族研究初衷是为世界苗族架起沟通桥梁。希望与会学者师生可从Louisa Schein学术历程经验中有所受益,有所启迪。


面对“西江千户苗寨之凝聚力到底是什么?”之追问

韦荣慧回应说:和谐是西江苗族文化的核心,评价西江发展中的文化保护,应该以此作为标准。任何关于对西江发展的主观评判都缺乏客观性,应该倾听来自文化的拥有者西江人的声音。在我们的调研中,绝大多数村民都感谢党和政府的旅游开发,反对的是极个别人。考虑到西江的协调发展,西江千户苗寨旅游公司发展同时,正在投资周边地区,以起带动作用,形成集群效应;西江是苗族第5次迁徙聚集的地方。据92岁高龄的侯昌德老人回忆,西江从没有发生过流血事件,最大的争议就是争田水。有违反村规民约,会处罚“四个一百”(100斤米酒,100斤猪肉,100斤米,100斤菜。)

田野的深度访谈后,愈发深刻体认到当地苗族人民自我决定意识、自我意愿表达施行之当地主体价值评判标准,是对我们简单的批评西江千户苗寨发展模式之声音作出反馈。


Luisa Schein(路易莎):我研究西江苗族,中国苗族,全世界的苗族,让他自己了解自己的祖先,了解中国的苗族,我是桥梁。80年代,美国苗族,他们很想了解中国。我回去,与美国苗族介绍中国苗族。中国苗族支系、方言、服饰很多,很复杂,资料带回美国,美国苗族不相信,认为云南方言的苗族才是,他们不是。我慢慢介绍中国苗族,他们的服饰、迁徙分布、变迁,西部苗族、东部苗族语言不一样。


吕保利:我是扶贫志愿者,作为雷山县的荣誉村民,因扶贫结缘(雷山)达地乡上马路,对第二故乡有感情。感谢Louisa Schein对西江千户苗寨所做大量调研,架起世界苗族研究之桥梁,助益当地苗族人民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期待Louisa Schein对西江千户苗寨之未来发展提出有建设性的发展建议或思考。


Luisa Schein(路易莎):我第一次听到说,西江的核心是和谐。这个很重要!我们不要反对当地商业化和老百姓经济上的好处;赞同韦馆长所言“经济基础等条件发展后的当地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外出打工、外嫁,造成家庭亲人分离,西江发展后,外出移民回乡,消除背井离乡之思乡之苦,缓解因老幼因留守而无法全家团圆之痛;对西江千户苗寨之未来,充满信心。



二、西江的未来与借鉴意义


Luisa Schein(路易莎):我想知道你们说的文化发展是什么意思,谁来发展呢?


吕保利:路易莎的这个问题很重要,我认为(文化发展)是继承传统文化基础上的创新。


胡良友:关于文化发展的主体,主要有四个层次的发展主体——当地人、专家学者、企业和地方政府。当然,还有志愿者。这些主体是西江千户苗寨发展之合力群体。当地人是文化的主人和文化的拥有者,应有文化自觉,承担起文化主人的责任。


韦荣慧:让游客把西江带回家,在分享中持续。

文化发展离不开政府主导以及文化主人在自觉中的继续。费孝通先生关于文化自觉已经讲得很清楚。就是要对自己的文化“自知之明”。

未来的西江,应该还是在路上。

但是我们充满信心,充满期待。西江不应该满足于现状的750万游客,应该思考怎么样让750万人把西江带回家。分享才是发展的可持续。把西江的文创产品做足,积极拓展文化交流,将西江文化分享给世界。这是旅游公司未来应该面对的工作主题。

这是一次很及时、很必要的学术讨论,感谢潘老师及其团队的支持,在民大的这次学术讨论会不仅仅对西江,对其他少数民族地区的发展有很大的借鉴意义。少数民族文化怎样进行保护与开发?怎样在脱贫攻坚战中发挥作用?怎样将文化资源转化为优势,西江做出了很好的示范。


潘守永:乡村资源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乡村资源优势的转化是乡村发展的必由之路。今天我们参与对话的各方交流都非常坦诚,西江的发展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专家学者作好观察者,继而做好参与者。对我个人而言,文化自觉就像是个人解放,但却有两面性。西江的未来会走向何方?我们拭目以待!